门户首页 » 灵感日志 » 文章内容

谐谑武侠小说之欲横四海 三

发布作者:赛诸葛 发布时间:2008-06-16 浏览次数:1090 文章评论:0

第三章 元宵相会

赛施施当年带回的女婴,至今已有十五岁,一直没有人来认领,施施已正式收她为干女儿。
不过除了赛施施和少女的贴身丫鬟,谁也没有见过她的芳容。
赛施施当年红极一时,可过了一两年就“不流行”了。好在有阎王爷“照着”,她接替了昔日老鸨的“宝座”。照说她由“基层”干到“高管”,理应高兴才是,但她却什么也提不起兴致来。
“妈妈,阎王爷又来了,正叫你下去呢!”
赛施施的丫鬟在门外道。
赛施施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
“你去回复,说我就来。”
“是——”
赛施施无奈地轻声道:
“难道我可怜的女儿,真的是难逃此劫了?”
“阎王爷,让你久等了!”
赛施施右手扶着栏杆,轻轻地走下楼道。
“没关系,不过你可别让本爷等得太久了!咳……咳……咳……”
赛施施看见阎王爷,就觉得恶心反胃。
头上早已一毛难寻,头皮皱巴巴的挤出一条条小沟,整个头顶简直就像是一堆牛屎;整张嘴没有一颗牙,还不断地淌口水,活像老母鸡刚拉完稀的屁股;那副全身上下仅有一张老皮的身躯,像是被风干了的咸鱼片……
赛施施见阎王爷只说一句话,就咳得直不起腰。恨恨的想:
“这糟老头,十多年前就不行了,怎么还不死?可怜我女儿……”


当年的那个小男孩,如今已十六岁。从小,他就由青楼掌厨“驼子”抚养。没有人详细了解“驼子”的情况,只知道他未娶妻室,收养了一个儿子。
此时男孩正在厨房忙活,“驼子”躺在房外的石凳上晒太阳,静静地望着儿子干活。这“厨子”沉默寡言,他那宝贝儿子“痞子”则正好相反。
痞子这小子为人机灵,小小年纪就把他老子的厨艺学到手,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论是蒸、烤、焖、炸、炒……他无一不精。
这时他把青楼的招牌菜,“鸳鸯戏水”,放进一个大碗中道:
“小六,把这个什么‘羊、羊水’的拿到客人那去!”
小六是男孩的玩伴兼“伙计”,道:
“痞子,那是‘鸳鸯戏水’而不是‘羊水’,小心客人听到以后不敢来啦!”
“那不更好?——我们就不用整天跟鸡鸭鹅、猪狗羊‘鬼混’了!”
痞子满不在乎道。
“臭痞子,也不想想赛姨对咱们的好,说的是人话吗?”
小六假装生气道。
小六说的是实话,赛施施成为青楼“老总”后,从不为难“女儿们”。而且“先富”不忘带动“后富”,经常救济那些穷苦人家。
赛施施还请来私塾先生,教痞子他们几个穷小子识字。虽然痞子认为,这是赛姨做过的最大一件“错事”了,但也不得不承认她的其他善举。
痞子从小就不喜欢,在私塾里背四书五经,整天就是在摇头晃脑,颈椎骨不给磨损了才怪呢?
他喜欢偷偷溜出私塾,去听说书先生举行的“百家讲坛”,或是跑去看“大戏”。
时间长了,虽然他对“孔孟之道”是一窍不通,但也算得上是个“百事通”,对外边神奇的世界充满了幻想。
“唉,你小子还真‘典三八’,快给客人送菜去!”痞子岔开话题道。
“痞子,今天阎王爷逼着赛姨,亮出‘未来花魁’,你不去看看?”
小六奇怪地问道。
“‘鬼’有怎么好看的?”
“‘花魁’就是,我们青楼里最漂亮的女子,也就是赛姨的干女儿,听说你俩小时候见过面呢!”
“臭小子——干嘛当伙计说话像个先生似的,直接说是漂亮女孩不就得了?”
痞子抢过小六手中的大碗,兴冲冲地朝大厅一路小跑而去。
痞子端着大碗来到大厅,见赛姨正和一个老头在那儿。开口便问:
“赛姨!你干女儿在那儿,我要看看还认得她不?”
赛施施一听慌张道:
“我女儿,岂能随便让人看的?”
这时阎王爷眯着色眯眯的老花眼,道:
“我说就这么定了,七天后是本爷的八十大寿,到时候见了‘赛妈妈’!”
痞子见一个糟老头,竟然叫赛姨“妈妈”,很是不舒服,指着阉狗道:
“赛姨,他是谁?”
阉狗平时可不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想不到一个“小屁骇”,竟然敢对自己指指点点的。
他的嘴巴本已“拉稀”,此时就像是中了“羊癫疯”似的,全身抖个不停。
赛施施知道痞子惹了大祸,急忙过去轻捶着阉狗的背柔声道:
“阎王爷,你消消气!”
阉狗的随从,也是忙得手忙脚乱的,过了一会,阉狗才喘过气来,指着痞子瞪大眼睛拼命道:
“你……你……胆……”
刚才距离过远,痞子没有听清,阉狗对赛姨说了些什么。他“大戏”看了不少,以为阉狗在让他来“开场白”呢?心想:
“我可不能让赛姨丢了面子,小六说的‘眼王爷’应该是个大人物?”
痞子心中已有了主意,昂头挺胸道:
“我是‘眼王爷’的孙子!”
阉狗一听,气又喘不过来,只能拼命挤出一个“打”子。其实不用吩咐,阉狗随从早已冲上来。
痞子人瘦,不一会儿功夫,就如猪仔被宰般的嚎啕起来,引来了青楼众人的观望。
赛施施在一旁脸色大变,不断道:
“阎王爷,他是我的伙计不懂事,你高抬贵手饶了他吧!”
阉狗见痞子已是被打得趴下,一动不动的。心想不久就是自己的“双喜佳节”,出了人命岂不是晦气。于是伸手摆了摆,赛施施急忙跑过去,边拨开众人边叫:
“停停……王爷叫你们住手!”
众随从见到王爷已摆手,这才停手。小六跑上去忙问:
“赛姨,死、死了没?”
“还有鼻息,你快扶他下去!”
幸亏那都是些“饲料鹰犬”,要不痞子可就成“红地毯”了!
这时阉狗由随从扶着,站起来道:
“我记得你女儿右掌有个、有个绿点,可别……”
还没说完已咳得不行,摆摆手众随从就往外抚。
“我我……不敢……”
赛施施呆呆地站在那儿……


痞子被小六和两个伙计抬下,经过郎中的仔细检查,没有受到内伤。不过全身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他可是遭了不少活罪。
痞子原本削瘦的“丝瓜脸”,变得异常“饱满”,特别是一双眼睛都给眼皮遮住了。如果单从头部看,就像一尊“小弥勒佛”。
这时小六端着一碗汤药进来,见痞子拿着铜镜瞧过来瞧过去。道:
“痞子你还真大胆那,敢在阎王爷大腿上拔毛?”
“我怎知他是王爷,瞧那鳖样还不如让我做呢!”
“得了吧你,下辈子投胎时机灵些,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小六接着道:
“先把药喝完,再接着做你的春秋大梦不迟!”
小六喂完药就出去了,痞子越想越觉得自己今天挨揍,真是“千古奇冤”,他已决定明天给恶补偿回来。
到了第二天晚上,痞子已可以自由活动了。他悄悄的向目的地进发,到了那儿,他把浸了水的油纸放在弹弓上,朝着一扇窗户射去。
声音虽然小,但窗内的人已听到了。只见窗户缓缓地打开,一个少女露出半边俏脸来。
痞子急着悄声道:
“你就是那个什么‘哇——鬼——’?”
少女自认为还算漂亮,大半夜的突然有人来“骂”她是“鬼”,不由得娇嗔道:
“你才是鬼呢——快走开,别坏了我们小姐的声誉!”
痞子这才知道自己认错人啦,小声道:
“快叫你小姐出来,我看到她自然会走!”
那少女看到痞子鼻青脸肿的,恍然大悟道:
“噢!——我道是谁,原来是‘阎王爷’的龟孙子啊?”
“我呸!——你有见过哪个爷们打孙子,往死里打的吗?”
那少女一听忍不住笑道:
“谁知道呢?也许是你这小痞子没的教了,所以你爷爷,才打算把你打废了呗!”
这时房中传来声音:
“芯儿,别开窗户,小心妈妈知道了!”
芯儿回道:
“小姐,我打听过了,昨天那小子叫做痞子,他正在下边呢!”
赛施施已向女儿梨花,道明了阉狗的意图。梨花为了妈妈,不能选择逃避或反抗,反而羡慕起痞子来,可以野猫似的在大半夜里瞎逛。道:
“芯儿他长得怎样,敢惹那‘老阉狗’?”
“人瘦瘦的,头却像是充水了‘大猪头’,滑稽极了,那小子刚才骂我是鬼呢!”
芯儿噘着嘴气嘟嘟地道。
梨花听到竟有人,胆敢“骂”自己的丫鬟,这不是明摆着欺负她“主子”吗?叉着腰来到窗户旁,探出头双掌围成小喇叭状,小声道:
“喂!——小鬼,你敢骂我的小妹,不想活了?”
痞子本是仰着头,突然窗户里蹿出个小仙女来,惊得往后一倒。嘴中不断道:
“哇……哇……鬼(花魁)!”
芯儿听了再一次笑道:
“小姐,她也骂你是鬼耶!”
梨花听了不服气道:
“鬼又怎了,难道鬼就没有漂亮的?”接着冲着痞子道:
“哎!你那被爷爷打的野猴子,干嘛骂我?”
痞子如梦初醒,有些慌道:
“谁……谁……谁骂你了,我是说、说……今天是元宵节,要不要出去玩?”
芯儿听到这吓了一跳,两掌高频率交叉摆动道:
“小姐,那万万不行,我们今晚已经是犯大错了!”
梨花现在正是心烦,已是动心道:
“芯儿,你不说,我不说,不会有人知道啦!”
“可是——”
“别可是了,快拿床单来!”
“干嘛?”芯儿不情愿地道。
“我是想到了下去的法子,你平时的机灵劲哪儿去了?”
芯儿本想再劝,但她也知道梨花的倔性子,干脆放弃了。两人于是着手准备,芯儿哭丧着脸道:
“小姐你可千万小心,别让夫人发现了。要不她会杀鸡给我看的……”
“哎哟我妈妈是个活菩萨,她不会拿你去给猴子看的,放心好啦!”
芯儿一听给逗笑了,道:
“如果光给猴子看一看,我也就豁出去了!”
“对啦,这才是我的好姊妹!”
梨花顺着“绳子”慢慢往下爬,她生平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小天地,既兴奋又紧张,痞子和芯儿,都为梨花“甩”了大把汗。
梨花虽然从小,就被限制在“金笼子”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0] 收藏[0] 喜欢[0] 标签:元宵相会

赛诸葛的其他灵感日志

随机推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