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首页 » 灵感日志 » 文章内容

谐谑武侠小说之欲横四海 一

发布作者:赛诸葛 发布时间:2008-06-12 浏览次数:1285 文章评论:0

他机警聪明,关键时刻总能急中生智,
但也每每怕事,……
他神经粗大,忠诚不二,
虽不是美食家,却想吃遍天下……
她纯真可人,却不同于常人,
直令他跑起了马拉松……
三人一路向西,虽有坎坷,却……

这是本人的原创小说,之所以发表于本站,是因为想通过出版此书筹备资金,成立一个点子公司,望大家多支持!想看更多请点击http://read.xxsy.net/info/85545.html



               

引言

唐僧师徒西行,既取得真经,又修成了正果。那么,我们即将认识的三少年,最终得到了什么呢?


第一章 弃婴


黎明将至,有一行人护送着一顶小巧秀气的花桥,在僻静的小路上匆匆而行。在花桥的前后,各分列着一百多名,手执兵刃的士兵。
桥中人,乃京城第一名妓“赛施施”。本来,今晚她的一切节目,已是由李将军全权负责了的。不料她才完成“工作任务”,老鸨却更半夜地赶来,请求李将军让其把宝贝女儿带回京。
李将军之所以选择,在远离京城的私人别墅中,与美人共度良宵,就是为了防老鸨半夜“劫人”。
这到奇怪了!老鸨怎敢单方面毁约,李贵为将军,又为何担心别人跟他要女人?
原来赛施施虽沦落青楼,却犹如位落难的小仙女。即便身处秽境,也保持着一副纯洁典雅,清新可人的模样。
正因为如此,许多人就偏不相信这邪,非要把她“同化”了才干休。于是一些有钱有势的男人,就像串通好了似的,经常会轮番大战玩通宵。
今晚终究还是,被老鸨找上“床”来了,只听老鸨在屋外道:
“将军大人,不是奴家不懂得规矩,胆敢搅了军爷的美梦……”
李将军满腹牢骚道:
“我说老鸨——单是一个赛施施,就抵得上你十个女儿。你三更半夜地乱跑,伤风感冒了不打紧,可别冻坏了你的摇钱树那?”
老鸨在屋外嗲声嗲气,令人作呕地干笑道:
“哎呦——军爷!阎王爷指名要和奴家女儿吃早餐,奴家……”
李将军吃的是皇家饭,可不敢跟皇帝老儿的大伯争风吃醋,他是一刻也不愿再听,老母鸭的噪音了,自认倒霉道:
“施施,你回去吧!”
老鸨一路上春风满面,虽说她每天晚上,要跑个两三回挺累人的。不过她做的可是高回报率的买卖,当然也就乐此不“疲”了。
此老鸨不同于彼老鸨,其应当是历史上最“仁慈”、最“聪明”的“妈妈”了。
说她“仁慈”,是因为其从来不“赶姑娘上架”,而善于怀柔政策,“仁性”中透着智慧。
此老鸨是不是真仁慈,只有她自己才能知道,但大伙可以从其所作所为中,看出她是真聪明!——
从来不强求女儿们加班加点,只是从盈利中,拿出一小部分作为“绩效奖”。部下的工作积极性都给挑起来了,上班的时候个个像只小老虎似的。
顾客们谁也不希望,自己单方面“演习”,因为那永远也达不到实战目的,还不如买个“布娃娃”划算呢!
老鸨稍一动作,员工和顾客的热情,都给煽动起来了。她能以最少的精力投入,捞得最多的钞票,这不也是当今的老总们,最希望达到的境界吗?
而且她还像是一位精明的农妇似的,知道家中的“猪崽”,该个怎样卖法。
她知道奇货难求的道理,就如赛施施;她也知道薄利多销的道理,比如投靠她的“普通劳动者”。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大吃一惊?原来我国的“商业文明”,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是相当的发达了!
……
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啼声,很是凄厉,赛施施心头一震:
“为何这么晚了,婴儿哭得如此厉害,竟不似有人在照看的模样?”轻声道:
“停!——”
声音就如泉水叮咚似的,在静夜里很是清新。
“怎么了,我的宝贝女儿?”
“妈妈,您听到孩啼声了没?”
老鸨整张老脸,就像棵裂开的大白菜似的,笑道:
“唉,不就是孩子哭嘛?”
“可这哭声为何让人听了,像是被针刺进了心窝般的难受,妈妈你叫人去看一看好吗?”
老鸨平日里对这女儿,可是千依百顺,更何况她不愿因一点小事,而影响了女儿的“战前情绪”。
老鸨寻声生望去,见不远处有一破屋,想必声音是从那儿传来的。道:
“两位军爷,能不能去看一下?”
前边的两名士兵走过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一人道:
“老妈子,除了这婴儿,屋里没有发现其他人。”
“拿来给我看看!”
赛施施说着,迫不及待地从桥中,伸出双手接过婴儿,一张红润的小脸首先映入眼中。
她一看婴儿的俏丽模样,想毕是个女婴,她一下手求证,果然如此!——
但当她一触到婴儿的小手时,感觉异常的冰冷,心儿也跟着凉了下来,把婴儿紧紧地楼在怀中,伤心道:
“好可怜啊!”顿了顿又道:
“翠儿,拿热水和点心来!”
赛施施是唯一一位,经常被老鸨强行加夜班的员工。这“万金之躯”,老鸨当然要万般呵护着。
婴儿吃饱喝足了,甜甜地微笑着睡着了,赛施施轻轻地拍着婴儿,道:
“妈妈这天好冷啊,我们把婴儿带回去吧!”
“哎呀!我的宝贝女儿,你这不是要偷人家的心肝吗?”老鸨急道。
“那我留下一张条子,要是宝宝家人回来,就上我们那儿领回便是了。”
“要是没人领,怎么办?”老鸨八百个不愿意。
这完全可以理解,要是客人在青楼,听到了婴儿的哭声,还以为是哪位小姐的私生子呢?那她老鸨的生意,岂不是要大大缩水了!
“若是那样,我就收她做义女好了!”
施施说着深情地望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婴儿,顷刻间这欲望变得愈来愈强烈。
“这怎么行!自青楼开业以来,这行就只有妈妈和女儿,可从未听说有孙女的?”
“那我就此出家算了,反正女儿这一生,是注定不能当妈妈了!”
赛施施幽幽地道。
老鸨一听懵了,眼睛瞪得比老母鸡的屁股眼还要大。即使是涂了一层厚厚的胭脂,也遮不住,那满脸的千沟万壑。
老鸨深知施施的个性,她轻易不下什么决定,一旦打定了主意,就是十只大象也垃不回来。只好咬咬牙道:
“就这么着吧,你妈妈我——已有了不少女儿,今天就破例收个孙女!”
“谢谢妈!——”
一行又复上路,老鸨自己也不知,刚才做的对还是不对?干脆不管了,只想着尽快回去,做下一门大买卖,偏偏老天不能如她所愿。
“叔……叔——叔……叔——”
“妈妈,你听到有人在叫没?”又是赛施施在问。
老鸨不耐烦道:
“我说宝贝,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哪有人叫啊?”
突然从路边的草丛中,爬出一个男孩,嘴中不停地在喊“叔叔”。
施施的侍女翠儿叫道:
“小姐,是个小男孩!”
施施闻言把头探出桥外,只见男孩大概周岁大一点,长得十分瘦弱。身上仅穿一件破旧,而又极不合身的衣服。看上去,他像是刚从横放着的烟囱里,探出头来似的。
头发乱蓬蓬的,脸颊铁青,嘴唇冻得发紫,一双眼睛倒是很激灵,在风中瑟瑟发抖。
赛施施一看,赶忙道:
“翠儿,快把我的披风给他披上,再拿些吃的!”
老鸨看到这赶忙道:
“时间来不及了,乖女儿,快赶路吧?——”
“不行妈妈,这小孩我也要带回去,他会被冻死的!”
“这个,坚决不行——我们青楼岂能自各养男人,生意不用做啦?”
老鸨虽然宠赛施施,可还是气呼呼道。
“可以让驼子叔收养嘛!”
“驼子就驼子,可不能再有‘第三者’了。妈的——今天老娘我,倒像是开孤儿院似的!”
……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0] 收藏[0] 喜欢[0] 标签:弃婴

赛诸葛的其他灵感日志

随机推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