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首页 » 灵感日志 » 文章内容

创新是科学与艺术的共同灵魂

发布作者:如何 发布时间:2008-01-23 浏览次数:1350 文章评论:0

让科学与艺术联姻

                      ——科学家的希望,教育的责任

    多年以来,钱学森、李政道等科学家一直在不断地呼吁培养创新人才要科学与艺术相结合。为此,温总理给予了高度的重视,科技界和艺术界都纷纷响应,组织了许多有影响的展览和活动,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教育界对此似乎反应迟钝,或者说行动迟缓,至今没有大的反响和行动。我以为这是极不正常的。

                  一个老人的心愿

    1991年10月16日,钱学森在人民大会堂授奖仪式上即兴演讲,他说:“44年来,蒋英给我介绍了音乐艺术,这些艺术里所包含的诗情画意和对人生的深刻的理解,使我丰富了对世界的认识,学会了艺术的广阔思维方法。或者说,正因为我受到这些艺术方面的熏陶,所以我才能够避免死心眼,避免机械唯物论,想问题能够更宽一点、活一点”。

    2005年建军节前夕,钱学森对前来看望他的温家宝总理说:“我要补充一个教育问题,培养具有创新能力的人才问题。一个有科学创新能力的人不但要有科学知识,还要有文化艺术修养。没有这些是不行的……”

    2007年8月3日,在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家里,温家宝总理握住钱老的手,深切地说。早在两年前,年迈卧床的钱学森在温总理看望他的时候,提出要重视培养具有创新能力人才的问题,培养途径是走科学与艺术结合之路。“我每到一个学校,都和老师、同学们讲,学校和科研院所都很重视这个观点,都朝这个方向努力……您这次讲得比上次又要深一些。我们要超过发达国家,就要在科学和艺术的结合上下功夫;就要重视教学的综合性,培养复合型人才和领军人物。只要坚持下去,一年看不出效果,几年后总会有效果。”

                 一个科学家成长的例证

    钱老之所以始终坚持这样的观点,是和他自己的成长分不开的。钱学森对文艺的热爱得益于他从小受到的早期教育。父亲钱均夫早年留学日本,学教育学,很重视中国的传统文化,一方面让他学理工科,走技术强国的路;另一方面又送他去学音乐、绘画等艺术课。

    钱学森年轻时就特别喜欢贝多芬的乐曲,学过钢琴和管弦乐,对我国古代诗词等文学作品也有极大兴趣。在北师大附中读高中时虽读理科,但也学习绘画,师从著名国画大师高希舜。大学期间,他还参加了上海交通大学的管乐队,吹小号。

钱老爱好广泛,平日常去参观书画展,对国画艺术有自己的见解。他还对书法、诗词、音乐认识颇深,除贝多芬和莫扎特的交响乐外,也喜欢中国佛教仪式和宫廷礼仪等古典音乐,引用诗词更是信手拈来。
    1923年至1929年,是钱学森一辈子忘不了的六年。当时他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学校位于北京城的宣武区,南邻的陶然亭则是一片荒野,但这段求学经历却让他终身铭记一生受用。

    他曾不止一次地对人说:“在我一生的道路上,有两个高潮,一个是在师大附中的六年,一个是在美国读研究生的时候。”

    钱学森入中学时,校长是著名进步教育家林励儒(曾任新中国教育部副部长)。当时,林砺儒着力进行学制改革,制定了一套以启发学生智力为目标的教学方案。在他的领导下,附中的教与学弥漫着民主、开拓、创造的良好风气,成为得天独厚的一片沃圃佳苑。

    学校形成的考试风气与今天迥然不同:临考前从不紧张备考,绝不因明天要考试而加班加点背诵课本。“大家重在理解不在记忆。不论什么时候考,怎么考,都能得七八十分。”

    那是一段令钱学森最难忘的青春岁月:每天中午吃了饭,大家在教室里讨论各种感兴趣的科学知识,数学、物理、化学……不怕考试,不死记书本,玩得也很痛快,天黑才回家。

    “我觉得艺术上的修养对我后来的科学工作很重要,它开拓了科学创新思维。现在,我要宣传这个观点。”钱学森常说,他在科学上之所以取得如此的成就,得益于小时候不仅学习科学,也学习艺术,培养了全面的素质,因而思路开阔。

  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学习和工作期间,钱学森除了参加美国物理学会、美国航空学会和美国力学学会之外,还参加了美国艺术与科学协会。参加这个协会,是他的同窗好友F·马林纳介绍的。马林纳除了研究航空和火箭,还是一个抽象派画家。钱学森给协会写了一篇讲艺术的论文,提交了几张艺术摄影作品就被吸收为会员。

  在这个协会里既有西装革履的科学家,又有留着长发、不修边幅的艺术家。数十年后,回忆起这段往事,钱学森感慨万千:“我们当时搞火箭时萌生的一些想法,就是在和艺术家们交谈时产生的。”

  钱学森的老师冯·卡门也很鼓励他“不务正业”,听说他爱好绘画、音乐、摄影等,还被美国艺术和科学协会吸收为会员,非常高兴,说这些才华很重要,在这方面钱学森比他强。

    当时整个加州理工学院校园弥漫着创新的学风,学术气氛非常浓厚,学术讨论会十分活跃。据钱学森回忆,“在这里,拔尖的人才很多,我得和他们竞赛,才能跑到前沿。这里的创新还不能是一般的,迈小步,那不行,你很快就会被别人超过。你所想的、做的要比别人高出一大截才行。你必须想别人没有想到的东西,说别人没有说过的话”。

   “这些艺术上的修养不仅加深了我对艺术作品中那些诗情画意和人生哲理的深刻理解,也让我学会了艺术上大跨度的宏观形象思维。”钱学森深有感触。

    钱学森从自己的亲身体验认识到,科学工作往往是从一个猜想开始,然后才是科学论证。也就是说科学创新的思想火花是从不同领域的大跨度联想激活的。而这正是艺术家的思维方法,即形象思维。接下来的工作是进行严密的数学推导计算和严谨的科学实验验证,这就是科学家的逻辑思维了。换言之,科学工作是源于形象思维,而终于逻辑思维。
  他一再强调人才培养的基本途径是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结合起来,走“科学与艺术结合”的道路,因为创新才是科学与艺术的共同灵魂。

    培养科技创新人才是时代的呼声

    2005年7月29日,病榻上的钱学森向温家宝坦诚建言:“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是很大的问题。”

    为此,他深刻反思现行的教育制度:“现在的学生对知识没有兴趣,老师教到什么程度,学生学到什么程度,这样的教育是不行的,教材不是主要的,主要是教师。”

  在中国,父母总关注孩子“考得如何”,而在美国,父母却总是问,“你在班里有没有提出什么冒尖的问题”,后者就是鼓励创造性思维,注重智能培养。这让他深感忧虑。

  在他的中学时代,大家不讲究背书,谁要背书谁就没出息了,谁要是为了准备第二天的考试,晚上啃书本,让同学知道了,肯定会笑话他。放在今天,这绝对是条新闻。

  在钱学森看来,中国的学校,别人说过的才说,没说过的就不敢说,这样是培养不出顶尖帅才的。“你是不是真正的创新,就看是不是敢于研究别人没有研究过的科学前沿问题。人云亦云不是科学精神。”

   至此,我们就不难理解,钱学森绝非一个单纯的科学家,就如同爱因斯坦并非一个单纯的物理学家,贝多芬并非一个单纯的作曲家,梵高也并非一个单纯的画家一样。其实,许多古今中外的大师级人物无不具备深厚的艺术修养。提出相对论的爱因斯坦钟情哲学、艺术,每天拉小提琴,还弹得一手好钢琴;为原子弹氢弹做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汪德熙也是一位钢琴家;同济大学教授、著名建筑学家陈从周还写得一手好诗,竺可桢、苏步青、李四光、高士其、李政道等人都不仅有广博的科学知识,还具备深厚的艺术修养。
             科学精神与文化艺术修养是现代人所不可或缺的

    21世纪的社会是高科技的信息社会,是学科交叉的社会,更是科学与艺术联姻的社会。提倡科学与艺术联姻的还有一位大科学家,那就是李政道博士。

   “科学与艺术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是不可分割的。它们源于人类活动最高尚的部分,都追求着深刻性、普遍性、永恒和富有意义。”在提出这一著名论述的李政道先生的倡导和推动下,中国的科学与艺术事业得到了不断的发展。
    1993年,李政道先生与画家黄胄联手召开了首届科学与艺术研讨会和科学与艺术绘画展;2001年,李政道先生与吴冠中教授倡导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举办了 “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暨学术研讨会;同年,《科学》杂志开设了“科学与艺术”专栏;2004年起,上海市科协和美协每年主办一届“上海国际科学与艺术展”;2005年9月,国内首家科学与艺术联姻的学会在上海诞生;2006年5月19日,由十名院士和十名画家联合创作的“科学与艺术的春天”大型绘画在上海完成。
    这些实践和探索,以多种方式展现了科学与艺术融合的丰富想象力,促进了科学和艺术的相互交融,高度体现“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的中华文化内涵,极大地浸润了科学人文精神,营造着创新文化的氛围。突出宣传科学、教育、艺术、人文相结合的新理念,力求把科学的严谨与艺术的浪漫相结合,达到让科学走近公众、让公众理解科学、促进科学界和艺术界相互交融,共创人类美好未来的目的。

      科学就是追求真理、认识规律,艺术就是追求美好、享受生活;科学要求真、求新、求变,艺术要浪漫、要富于想象、要丰富多彩;科学要探索、要钻研、要严谨,艺术要创造、要表现、要新颖;科学要一丝不苟,艺术要满怀激情。而创新是科学与艺术的共同灵魂,二者的结合则要靠教育来完成。

   “我觉得艺术上的修养对我后来的科学工作很重要,它开拓了科学创新思维。现在,我要宣传这个观点。”钱学森常说,他在科学上之所以取得如此的成就,得益于小时候不仅学习科学,也学习艺术,培养了全面的素质,因而思路开阔。

    提高文化修养,加厚文化底蕴,首先就是要读书,读好书,读古今中外的各种好书。多读书不仅能改变人的知识结构,还能改变人的内涵,改变人的风貌和精神世界。其次,不能死读书,读死书,要走出书本,走出课堂,改变功利的学习方式,学习、欣赏、了解、掌握音乐、美术的真谛,在艺术的殿堂中自由翱翔。第三,学会生活,学会思考,学会以艺术的方式思考问题、处理矛盾。艺术归根到底是处理矛盾的手段。音乐也好,绘画也好,都要求处理好强与弱、深与浅、浓与淡、快与慢、高于低、刚与柔、轻与重等等的关系。要告别浅薄浮躁,摒弃世俗市侩,淡泊功利名誉。让深刻、深邃、深沉成为我们下一代的风范,让高雅、高尚、高贵成为未来青年的主旋律。如此,教育者任重而道远。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0] 收藏[0] 喜欢[0] 标签:创新

如何的其他灵感日志

随机推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