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首页 » 灵感日志 » 文章内容

创业失败:4个成功企业家如何东山再起

发布作者:dye 发布时间:2014-08-10 浏览次数:2484 文章评论:0

不要深陷自我否认或者一味责备他人,来学习一下这些企业家们创业失败时是怎样度过艰难时光的。

选择放弃固定的薪水和福利,从零开始创业要冒很大的风险。

之所以说它风险很大,是因为这工作非常辛苦,而且没有保障。根据哈佛商学院高级讲师时卡·高希(Shikhar Ghosh)的调查,95%的创业都以失败告终。

创业企业家们琐事缠身,毫不夸张地说,每一天都他们都会觉得像是在被大潮推动前行。所以一旦公司倒闭,造成的经济损失、颜面无光乃至精神崩溃,这些代价对任何一个创业者而言都是沉重的。

我们采访了四位企业家,来了解一下他们都从这段从悲伤到接受的阶段中学到了什么,他们又是怎样鼓励自己站起来继续向前,最终取得今日成就的:

给自己留够时间悲伤。

史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连续创业家,他同时也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和旧金山加州大学的讲师。

在硅谷的21年事业历程中,这位创业大师一共参与了八次创业,他在其中的三次、或者说四次担任负责人——这取决于你怎样定义“共同创业人”,布兰克说。在这一路创业历程中,他担任电子游戏公司火箭科技(Rocket Science Games)CEO时的失败给他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

“创业就是接连的失败。从第一天开始你就是在进行一连串的实验,和在实验室相似,大部分都将以失败告终,”布兰克说,“但当这个失败非常彻底时……你的公司倒闭了,你肯定不会觉得好受。那种感觉糟透了。如果你是CEO,你对不起你的员工,你对不起你的投资人。在那之后,如果你不成长,那你就彻底失败了。”

布兰克对《快公司》的记者说,每当这个时候,他要经历六个阶段的悲伤,但是当他走到了另一头,他就会觉得“自己在一个不同以往的层次上开始了游戏”。

第一阶段:震惊。火箭科技创造了三千五百万美元的财富,曾作为硅谷最炙手可热的公司登上《连线》杂志封面。它一路凯歌高奏直到90天以后,布兰克发现没有人购买游戏了,公司的资金很快就耗尽了。

第二阶段:否认。布兰克说,有一段时间,他打从心里相信自己已经做了所有应该做的事。在这个阶段,创业者们往往开始互相谴责的游戏,为自己的失败开脱。

“你得允许自己感受到这些,但是彻底陷入否认事实和责备他人的状态显然是最可怕的事。”

第三阶段:愤怒。在这个阶段,布兰克把责任归结在共同创业者,工程师,销售人员,风险投资人,以及所有和这个公司有关的人身上——除了自己。

第四阶段:沮丧。当不可避免的结局来临,布兰克说他每天都睡很长时间:“有段时间我很晚起床,下午5点又回到床上。我对任何和我之前公司业务有关的事情都失去兴趣。”事实上,直至今日布兰克还是不玩电子游戏。

第五阶段:接受自己在失败中的角色。这是一个你开始重新认识自我的阶段。几个星期之后,布兰克开始对周围的人讲起这段经历,主要是对他的妻子:“一开始你不想多提这段事,”他说,“你不愿承认是因为这很丢人。”但是当你接受了事实,开始谈论这件事,你就会意识到,在硅谷失败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第六阶段:改变行为。对整件事有了深刻理解之后,就是改变自身行为的时候了。他写到了这个悲伤的最后也是最艰难的阶段:“当我不再责备他人,我了解到我可以从行动上改变自己,这花费了数月之久。仅仅是卷土重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我要汲取教训,在下一次的创业中取得成功。我开始审视我的行事方式,不仅是在我的上一间公司,更是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学会如何克服我的自负,我找到了一些能干的人和我一起工作——而不是给我打工。我学会更好地倾听,做那些真正正确的事,而不是别人认为我应该做的事。

坦率地面对失败

克里斯汀·华莱士(Christine Wallace),创业学院品牌和市场副主席。

当华莱士和她哈佛商学院的同学亚列克斯·尼尔森(Alex Nelson)共同创办的昆西服饰倒闭的时候,华莱士睡觉、哭泣、在床上躺了三个星期,她告诉《快公司》记者。

当华莱士终于走出悲伤,重新回到了外面的世界,她决定要像对待成功一样坦率地直面失败。“真实的故事往往脆弱、富有人情味,而且我们在交流中伪装也只是弄巧成拙,”她说,“我并不是因为失败而庆祝失败。我是觉得在几乎不可能的条件和潜在的失败面前仍然不退缩,是一件非常厉害的事情。”

知道错在何处

加力·斯沃特(Gary Swart),北极星创投投资合伙人。

斯沃特花了很长时间才下定决心辞去他在IBM业务部门高管这个轻松又赚钱的工作,转而创办intellibank,他说这个东西“差不多像是错误版的 Dropbox。”

“突然之间,我就变成了一个吃着花生黄油和果冻,不间断工作的创业者。所以当公司经营不善,看着它走向终点,真的是一件残忍的事。”他告诉《快公司》。

尘埃落定,斯沃特认识到他有必要搞清楚为什么公司还没开始发展就失败了,是因为这个想法本身就不够好?还是他忽略了市场?又或者他的决策不够正确?

“你不能失败之后,在下一个公司继续犯同样的错误,”他说,“在Intellibank的时候,我们不够专注。我们失败了因为我们尝试面太广。我们试图面对所有人,满足所有需求。”公司陷入了认知危机,以致在某次会议中,一个潜在的投资人打断了斯沃特,问他:“你能否告诉我你们的产品到底是干什么的?”他在自己的领英主页(Linkedin)上写道:“我们总是被不同类型的顾客牵着鼻子走,以至于彻底迷失了大方向。”

如今的斯沃特已是风投顾问企业家,他认为一个成功的公司需要三个特质:

  • 他们的产品或者服务要有需求。
  • 要有一个广阔的市场。因为“如果市场不存在,哪怕是最好的团队最棒的商品也无能为力。”
  • 用一种最划算的方法进入市场。换言之就是“确保你有足够的资本在那个市场中运作”。

Intellibank成为过去式,斯沃特惊讶的发现,那些了解公司破产的情况和原因的人为他提供了许多机会。

“我认识到如果没有那次失败,我永远也不可能得到这些机会,”他说,“我有个好友曾说‘你没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这就是经验’。”

了解弱点,适时放弃。

马特·库帕(Matt Cooper),连续创业家,企业服务公司Elance-oDesk副总裁。

在马特·库帕创办的第一个公司——湿底皮划艇租赁(Soggy Bottom Canoe and Kayak Rental)摇摇欲坠的时候,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它的濒死阶段持续了太长时间。

“公司的结束并不那么干脆——花光所有钱之后关门大吉。整个过程非常漫长,就像是一个拖沓的冒险故事,因为这整个就是家庭事务。”

就在他辞去了在纽约摩根大通投行的工作,搬到密西西比边远地区开始他的首次创业后不久,库帕的直觉告诉他操之过急了,但是他并没有听从直觉。如果放在现在他会听取足够多意见,然而当时的他没有这么做。

库帕记得当时他做了一个粗制滥造的电子数据表,是他印象中生意的模样,然后他觉得只要他建造起大概,具体细节自己就会来。不幸的是,它们最后也没来。

在他首次创业的最后关头,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做生意的时候确有急进的倾向。时间流逝,他逐渐学会了要给自己划定目标时限,在做出下一个重要决策之前必须先完成前一个。

企业家们对他们自己的公司有信念是必要的,但是知道什么时候断尾也是十分重要的。根据库帕的说法,在你不能创造收益、削减开支、或者难以融资的时候都需要谨慎考虑。

“就是在你知道你遇上大麻烦的时候。”他说。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0] 收藏[0] 喜欢[0] 标签:创业 经验

dye的其他灵感日志

随机推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