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首页 » 灵感日志 » 文章内容

哈佛经理思维方法—下棋的学问

发布作者:marl 发布时间:2009-02-02 浏览次数:1807 文章评论:0
下棋,是人们非常熟悉也非常擅长的事情。每个人几乎都下过棋,且都希望取胜。为此,在下棋过程中常常为一着棋冥思苦想,最后作出决策。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就在这“苦想”中实际包含“博弈论”,即他在大脑中设计了许多方案,并以极快的思维操作比较了它们的优劣,从中挑选出一种最好、最理想的方案付诸实际。这就是他每一步实际下法。下棋如此,对任何问题的认识也是如此。目前,博弈方法已成为一种科学思维方法,广泛应用于各类实践活动之中,尤其是在领导活动、军事活动、体育活动、生产经营活动、高难度的勘探与控制活动中。
□博弈论和博弈方法
博弈思想最早产生于古代的军事活动和游戏活动。在体育游戏中,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即甲乙双方各出三个人进行摔跤比赛。甲乙双方的领头人不是让自己的队员随意地同对方某一队员较量,而是先了解清楚对方三名成员的实力,并把对方三名成员的实力同己方成员的实力作客观对比,然后作出决定:谁打头阵,谁在中间,谁压轴,以自己的弱者去对付对方的最强者,以自己的最强者对付对方的次强者,以自己的次强者对付对方的最弱者,保证二比一稳赢对方。
博弈方法又称“决策论”,是研究策略博弈的数学理论。它以组合论、概率论和统计学等数学方法分析竞争(包括比赛、抗争),使动态系统在复杂的情况下,选择最佳行为方式。由于竞争双方都在进行策略博弈,所以这种竞争的结果不仅依赖于自己的抉择和机会,也依赖于参加竞争的所有的人的行为。合理地进行这些相互依存的战略策划,就是博弈方法的主题。科学的博弈理论是数学家冯?诺伊曼于20世纪20年代发现的。第二世界大战期间,为了战争的需要,许多数学家都研究博弈现象,推动了博弈方法的普遍化。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博弈论更加受到重视,也更加科学化。博弈论沿着纯数学理论和实际中研究方向迅速发展,在人类对自然进行的对策和人对人进行的对策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它同控制论密切结合起来,在更广泛的意义上研究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中某些动态系统之间存在的冲突情况。有时,它亦为控制论的一个分支。
博弈中,双方各自希望获胜,都在进行数学推算和心理揣摩。有时,推测正确,赢得胜利;有时推测错误,就失去成功。所以,博弈不是单方面的想法和行动,而是对立双方之间的互动,是双方各自作出科学、巧妙策略或对策的数学推演。
博弈方法是思维方法中比较复杂、难以把握的方法。它具有理论中的多样性和行动上的一次性特点。就是说,在作出决策之前,思维主体要尽可能观念地再现事物可能出现的一切情况,把它们加以分析、对比,选择出一种最佳方案,付诸实施。一旦实施,不论对错都无法挽回,只有一拼了。博弈方法需要借助于一定的心理分析。参加博弈的双方其观念中的多元选择绝对保密,各自最后方案的决定又要依赖于对对手的分析、估测,因此,估计对手的实力固然很重要(实际上,双方的实力是大家共知的),但根据双方以往交手的情况,揣摩对方现在的心理更为重要。这是一场心理的较量。博弈方法与其他思维方法不同之处还在于,它借助于概率论、统计学、组合论等数学理论,具有较强的自然科学性,也具有较大的难度。在很多情况下,它是一些数学大公式的推演,是数学模型的应用。
博弈方法已广泛应用于各个领域,如海底勘探、石油开采、军事对抗、气象预测、领导决策等。这就要求哈佛经理学会运用博弈方法。这是复杂情况下领导行为清晰明了、并获取成功的重要方法之一。
□博弈方法的基本步骤
博弈方法是一套较为复杂的方法,是经过多种选择后作出决定的方法。它的选择过程大致分三步进行:
第一,诊断问题所在,确定目标。诊断问题所在,这是任何科学思维方法的实际操作的前提。正如一位医生给病人看病,必先诊断一番,确定病因,才能对症下药。不知问题所在,不知行动的目标为何物,一切思考和行动都将是盲目的。目标明确,行动才有成效。这里有一个生动的例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的军需部门用船只把大量作战物资运往欧洲前线,可途中经常遭到德国飞机与潜艇的袭击,损失很大。后来,美国为此建立了一个防空防潜的防卫网。建网之后,有人认为这个网失败了,因统计数学表明建网后并没有比建网前多击毁德国飞机和潜艇,他们把建网的目标看作击毁德国飞机与潜艇,然而,有人持另一种观点,认为建立防卫网的目标是为了使运往前线的物资免遭德国袭击,把损失减少到最小限度。因此,除了用做防卫的军事设施之外,他们采用了一些运筹学的方法,较成功地躲开了德国飞机与潜艇,使运往前线的物资基本上安全抵达。后来的统计数字也证明了这一点。此例说明,只有明确了建网目标,才能正确地发挥防卫网的作用;否则,把防卫网的作用看作是为了多击毁德国的几架飞机或几艘潜艇,必然导致前线物资的中断。
目标不明确,或行动中途为了一些小事情而忽略了目标,情况就会变得非常糟糕。例如,温德尔?威尔基曾于1940年与富兰克林?罗斯福对垒,参加总统角逐。威尔基极富感召人,机智、勇敢,竞选能力强,对手罗斯福又有一个不利因素——美国有总统不能连当三任的传统。然而,威尔基白天乘着火车在一个个小站向数千群众发表动人的讲话,每次都有几百人听得心悦诚服,过来同他握手。到一天结束时,他已疲惫不堪,声音全哑了。当他在竞选临近结束时上电台向千百万人发表讲话时,只能嗓子嘎嘎地断断续续吐出一些字句。这就是说,威尔基高兴之时忘记了自己的目标是竞选总统,是向全美人民发表讲话,而不仅仅是向有限的人民讲话,不仅仅是取得有限人的支持和高兴。所以,他失败了。因此,目标必须明确,
并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偏离目标,一切行为都为目标服务。
第二,探索和拟定各种可能的备选方案。目标明确之后,就要围绕目标寻找各种可能的方案,并尽可能安全。因为每一种可能的方案都有可能成为最后的决策。众多的备选方案是针对实际行为中可能出现的情况而制定的,在进行对比分析、组合、概率分析以及心理分析之后,方可选中某一方案作为最后方案。
在对待复杂事物时,要想使可能方案完备不太可能,使最后方案达到最理想状态也是不太可能。就像一个人,按医学的要求,他身上的各类元素达到一定的量才是最理想、最健康,这种人是不存在的,只存在于温室中。因为,一旦现实的人身上的各类要素均达到医学中最理想要求,他就不是一个现实的人而是各类要素的堆积。但是,全面性的要求和努力可以防止下列两种倾向:①避免以偏概全、以次充好。我们虽然达不到理想状态,但向理想状态的努力,可以得到令我们最为满意的结果。比如,我们在介绍“博弈方法”时所例举的例子中,虽然图①或图②在执行时可能出现偏差,可能因为某一方的整体中各个个体的实力都不如对方而失败,但是,如果真是这样,失败的一方也较为满足,因为它选择了最好的方案,也执行了最好方案;②只给一种方案,不进行选择,即认为事物的实行方案只有一种,没有其他。只有一种方案就可免出决策选择的痛苦,但是国外有一条管理人员都非常熟悉的格言:如果看来似乎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么这条路很可能是不通的。
在博弈中,任何一次的成败得失都关系到参加博弈的双方,双方的任何一个小的变动都可能引起结局的变更,因而,让一方没有选择,无异于让此方去牺牲、去失败,去成全对方。
第三,从各种备选方案中选出最合适的方案。这一点与第二条相联系。拟定出尽可能周全的方案不是问题的结束,而是为了从中选出最为合适的方案。从另一个角度讲,各种备选方案并非都是可实行的方案,哪一个预选方案可以实行就依赖于对预选方案进行价值分析、效益分析、可行性分析、风险度(可靠性和可信度)分析等。只有通过这样的分析,方可判断出诸方案的优劣好坏来。当然,判断的标准不一样,也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选择方案的具体方法有若干个。其中,有一类叫做“经验判断法”,它通过对各种预选方案进行直观的比较,按一定的价值标准从优到劣进行排队,对全部方案筛选一遍,把达不到标准的方案淘汰掉,逐渐缩小选择的范围,最后确定出最合适的方案。这类方法需要充分运用类比、归纳等传统逻辑方法,在情况较为复杂时,往往还需要用系统思维的方法,从全局和整体着眼来决定方案的取舍。
另一类选择最为合适的方案的方法就是思维的“求同”和“求异”方法。所谓思维的求异活动,就是要比较和看出诸方案的差异,要求自己和鼓励别人从不同角度、不同要求、不同场合、不同结果对已制定的方案提出不同的看法,以“兼听则明”的态度从各种不同的意见中吸取可取之处,并利用不同的意见启发自己更加深入地思考,从中往往又可能产生出决策的另一方案,以此保证方案的科学性、可靠性和严密性。这种选择方案的过程又称“逆向决策”或“反向决策”。所谓思维的求同活动,就是要利用相同的标准和准则,对诸方案从战略到战术、从客观到主观、从宏观到微观、从全局到局部、从目标到方法、从经济价值到社会效果和人文价值等方面进行全面的比较和周密的论证,经过同样的标准进行权衡利弊、综合分析之后,作出最后取舍。
数学的方法、定量思维的方法也是选择最合适方案的方法。但是,上述几种方法只适用于我们日常思维和行为中。在对复杂事物如气象预测、军事国防、海洋捕鱼、经济竞争、大型产品的设计等等制定对策时,仅仅靠我们的大脑进行思维、靠我们的双手以笔或小型计算器进行计算是不够用的,必须借助于大型数学模型,设计科学的计算机程序,运用电子计算机进行设计、比较和筛选方案。例如,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战略、战术的制定。战争中涉及到许多因素,有许多的自变量和因变量,己方的力量配置、配合,敌方的力量配置、分布,武器的性能、人员的素质、地理地形、天气气候、各种情报的对错……,其中,有许多资料还是靠侦察获得的,准确性并非百分之百。在这种有许多国家参加的陆、海、空协同作战中,仅上面例举的部分因素就可以形成几十上百种可能的方案,实际情况就更为复杂、多变。所以,在对作战方案的制定和选择上就必须运用现代科学仪器。哈佛经理不一定懂得现代科学,也没必要非得懂得现代科技不可,但是,哈佛经理一定要有一群懂得并会运用现代科技的智囊人物,哈佛经理也一定要重视通过博弈方法而获得结论,把博弈方法同领导活动结合起来。
以上例举的是几种科学思维方法。这些方法是以自然科学为依据、以现代科技为手段,具有较高的准确性和科学性,但若不具备一定自然科学知识,运用起来就较为困难。为此,就要求哈佛经理们重视科学、学习科学、应用科学,从而最终为领导活动服务。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0] 收藏[0] 喜欢[0] 标签:思维方法

marl的其他灵感日志

随机推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