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首页 » 灵感日志 » 文章内容

启功先生的贫穷与富有

发布作者:电影狂 发布时间:2007-09-25 浏览次数:1406 文章评论:0

      启功老师因病于6月30日凌晨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虽是高龄,还是令人不胜悲痛。他在辅仁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执教七十多年,是著名的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书法家和文物鉴定家。他的古体诗词创作堪称一绝。钟敬文老师公元两千年送他的诗说:“诗思清深诗语隽,文衡史鉴尽菁华。先生自富千秋业,世论徒将墨法夸”,是很中肯的评论。

  老师是清雍正皇帝第五子和亲王弘昼一系的后裔,是皇族。但清朝的封爵,除“世袭罔替”的“八家铁帽子王”以外,都是一代一代降级的。到他曾祖父只封了个奉国将军,俸禄微乎其微,连养家糊口都困难。于是毅然决然辞去封爵,走科举考试的路,中举登第,入了翰林。祖父学样,也走科举考试的路。十八岁中举,二十一岁考上翰林。父亲在老师一岁的时候就故去了,所谓“幼时孤露”,家道开始急速衰败。他十岁那年,连续死了曾祖父,二叔祖,二叔祖的一位兄弟媳妇,续弦的祖母和祖父五个人,达到急速衰败的高潮。老师回忆说:“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呼啦啦如大厦倾’,什么叫 ‘家败如山倒’,什么叫‘一发而不可收拾’。我们不得不变卖家产——房子、字画,用来发丧,偿还债务,那时我家已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我记得卖钱最多的是一部局版的《二十四史》。”整个家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最基本的生活吃饭穿衣都成了问题。这时,他祖父在做四川学政时的两位学生,邵从火恩、唐淮源知道老师家的窘况后,就把对自己老师的感恩,报答在对其遗孤的抚养上。他们带头捐钱,并向同门发起了募捐。那募捐词上的两句话“孀媳弱女,同抚孤孙”,老师看了心酸,九十高龄口述历史时还能背诵,可谓铭记了一辈子。“孀媳”是指太师母,“弱女”是指发誓帮助太师母抚养老师的姑姑,为此她终身没有出嫁。结果募集了2000元。两位先生用这2000元买了七年的长期公债,以每月可得的30元利息,维持一家三口的基本生活费。

  这笔公债,到老师十八岁的时候用完了。那时他中学还没有毕业,也没有找到工作,“只能靠临时教些家馆,维持生计,偶尔卖出一两张画,再贴补一些。”到二十一岁时,经傅增湘先生介绍得识陈垣老校长,认为他“写、作俱佳”,安排他到辅仁大学附中教一年级国文,开始了“三进辅仁”教书的曲折历程。解放后,1952年院系调整,辅仁大学与师范大学合并,成立新的北京师范大学,陈垣老校长还是校长,启功老师从此开始了在师大教书育人终其一生的事业。

  但老师的贫穷并没有改善,因为尽管1949年就已经是副教授,但很快就被莫名其妙地打成了“右派”,刚刚晋升的教授也黜免了,降级使用,每月只有30元的生活费。连住房都成了问题。真是居无定所,先是借住在杨姓姨母家,一住就是三年。

  时间最长的是借住在内弟家,竟达二十年之久。内弟家在小乘巷,借住的是“寓舍两间,各方一丈”。一丈十尺,三尺一米。“各方一丈”,不过十八平米多一点。其狭窄逼仄可想而知。老师在《卓锥》诗中描写道“片瓦遮天栽薜荔,方床容膝卧僬侥”。“僬侥”是古书上的小人国,小人国的人只有一尺五寸高。以此比喻床的窄小,屋子的逼仄。房屋又年久失修,有《寄寓内弟家十五年矣。今夏多雨,屋壁欲圮,因拈二十八字;》的诗为证:“东墙雨后朝西鼓。我床正靠墙之肚。坦腹多年学右军,如今将作王夷甫”。这当然是嘲戏,可这";嘲戏";里是包裹着很深的悲苦的,因为“王夷甫”是被人推倒家居的屋墙杀死的。当然,这只是借用典故,即使“将作”,也绝非他杀的“人祸”,乃是“天灾”。五年后又有《地震后题小乘巷敝居,时方患眩晕证》的咏叹:“小住廿番春,四壁如人扶又倒;浮生余几日,一身随意去还来。”“地震”自然是指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唐山死人数十万;北京震感严重,房屋损坏数以千计。老师有一方闲章,号“小乘客”,不知道底细的人恐怕会觉得很潇洒,其实贫穷困苦的实况原来如此。文化大革命后,1978年落实政策,重新被聘为教授,而要到1983年老师才被安排进住师大校园内的小红楼6号。

  至于衣和食,1976年老师为三年前作的《鹧鸪天》加了一个补注,透露出:“老妻已多年未有完整衣裘,次年始制一外衣,又一年遂逝。只此一裘,即为附身之物,痛哉。”在《痛心二十首》中一再提到师母的衣服是补了又补的。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0] 收藏[0] 喜欢[0] 标签:激励

电影狂的其他灵感日志

随机推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