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首页 » 灵感日志 » 文章内容

身影在徘徊

发布作者:绝对时空 发布时间:2011-09-17 浏览次数:925 文章评论:0

这些都是与点子无关的文字。

宽广的马路上一个寻石人的身影在徘徊

我又上路了,背着一个新买的帆布包,土黄色的,因为这样即使包被粘满了泥土,仍然不显得很脏。包里有一把短把铁锤,还有一根大号起子改成的铁钎。这两样东西一起放在包里,所以走路时,就会听到有节奏的锤子与铁钎清脆的碰撞声。
走上了宽广的马路,我的心情又一次舒畅起来。这是一条新修的国家二级公路,本来应该早就通行了,但是因为有一座大型石桥在国庆节前垮塌了,所以这条路目前禁止车辆通行。虽然如此,但仍然有少量的拖拉机和华川之类的货车在某些地段行走,有时偶尔也能见到一二部公车类小汽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但这对于这样宽广的国家二级公路来说,仍显得极不协调和不正常。对于这样的马路来说,此时应该是车水马龙,汽啼声声啊。
对于这条马路,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常常为之叹息。但是每当我发现了一块好石头或一面含有好矿晶的岩壁时,我仍然会欣喜不己,把一切烦恼抛掉。
这条马路,我己经走了许多回了,一般每一次都比前一次走得更远些,因为走在这样的马路上,可以不怕黑夜,也可以背很沉的石头。
距离城市大约十多里远的地方,有一面宽而且高的岩壁,是我留恋忘返的地方。因为,我曾经在那里捡到一块清晰的青石基岩的三叶虫化石,虽然只有后半身,但是当时的那种快乐惊喜之情,仍然令我难以忘怀。另外,岩层里的密集的化石层,使我相信,如果我有能力和耐心撬开它的话,一定可以得到一只或数只很大的完整的三叶虫化石的。我也清楚,三叶虫化石的价值不高,但是当你在野外发现它们的身影时,它们的那种独特的外形以及它们所携带的那种远古时代的信息,使之释放出一种巨大的魅力,让人难以抗拒。由此,我的思想会驰骋于远古时代的地球,甚至能清晰地看到远古时期地球上那迷人的仙境般的地形地貌,还有远古夕阳西照时那令人激动的壮丽景观。但是不知为何,当我揉合着远古景致以及眼前的化石图象等等信息一起直觉的时候,心底便总会掠过一丝淡淡的伤痛和伤感。这一伤感有点类似于,每当我看到极优美的景致和心底升起童年的美妙回忆时所引起的伤感。唉,每当我一个人时,为何总是如此多愁善感啊!
我离开了化石岩壁,无所获,因为露出来的化石都是残缺的,敲击石头也得不到完整的。我开始上一个缓坡,从这边望去,缓坡尽头与天连为一线,再向四周看去,是连绵起伏的群山,这些山都不高,所以这个地带显得很开阔,每当走到这里时,我总是觉得心旷神怡。
再往前几百米,又是一座石桥,桥头上插着一块木板,木板上写着这样几个红色的大字:非施工车辆及人员禁止通行。后面几个字略大些,写的是:后果自负。我想这话不是很通,什么后果自负,应该加“否则”两个字。为了木板上的这几个字,我开始过桥时,还真有些担心,怕守桥人不让我过桥,因为木板上写的是“非施工车辆及人员禁止通行”,所以其他人员当然一概不能通行。虽然担心,但还是壮着胆走过去。对面虽然有个守桥木棚,但是也没见有人出来阻拦,于是暗自庆幸。后来我竟然胡思乱想起来:如果守桥人要拦住我不让走时,我就这样对他说:不是说“后果自负”吗?如果过桥时桥跨了,死生我自己负责,不找你们麻烦。这样想时,我竟然自笑起来。那时旁边幸好没人,要不然,岂不认为我......
后来,那座桥上另一头好象增加了一块牌子,上写:大桥安全检查,过桥人请勿停留。唉,为什么不早写,害得我担心了这么久。
又走了大约四五里路,我发现路边的一个打石场有方解石晶体,我靠近岩壁下仔细查看,的确有大块的方解石晶体粘在岩壁上,就是位置太高太险,不好取下来。于是我又往前走查看路线,不一会儿,我抬头又发现了一处高高的石壁上似乎又有方解石,我正要仔细探查时,马路上有两个小女孩“叔叔、叔叔”地叫,我回头一看,她们确是在叫我。我于是走到马路边问她们有什么事?她们说:叔叔,那是你的车吗?我说不是。然后她们又说:那边有一辆车子,车后面在燃烧,是有几个小孩子故意烧的。我往前面的马路上看去,果然有一辆带车箱的改装面的车,车的尾部在冒着浓烟。我于是急忙跑了过去。
我到冒着浓烟的车子旁边时,那里己经没有人了。我发现这部车子的左后轮底下被人用一捆茅草点着了烧,眼看轮子很快就要被烧破了。我于是急忙用脚将茅草踢开,踩灭。我心里骂道:不知哪个鬼崽子,这么没家教,怎么能干这么缺德的事!我离开车子不多远,就看到有几个村民在一家屋门前搬砖头,他们隔车子只有五十来米远,车子冒这么大的烟,他们应该看到的,真奇怪,他们为什么就不制止小孩,或者帮忙灭一下火呢?我不想搭理这几个村民,再往前走了一百多米,又有七八个村民在起房子,有几个人在马路上和砂子。我于是就问那几个和砂子的人说那是谁的车子?他们说不知道。我又问是谁这么缺德要烧人家的车子,其中有个人说:不知道,不过有个小孩这几天专门干坏事,拆倒人家的栅栏,推倒人家的抽水房的砖等等。我又问:为什么,怎么没人管?那人答:不知道!
哼!不管怎么样,空旷马路上的一辆车子冒这么大的烟,而且冒了这么久,也没有司机在旁边,附近这么多人,怎么就没人上去看一看,灭灭那烟火!我对这里的人,己经怀有一种很难磨去的坏印象了。
我离开了那个烧车的地方又有十几里路,再也没碰到什么好石头了,我于是掉转身往回走,准备在隔烧车不远处的那个地方取方解石,但是因为实在太陡,所以最终还是所获廖廖。
我回到国家二级公路与城市一条公路的交汇处附近时,太阳己经快下山了,但是因为那里离家不远了,所以我就决定在那里停留下来,争取敲脱几块好点的方解石。
我取出锤子和铁钎,用锤子和铁钎修简易的梯路上陡岩壁,但是因为这里是红壤与砂粒岩混合地带,有的地方风化严重,所以踩在上面非常容易打滑,所以我得很小心地走。虽然说这里是红壤与粒岩的混合部,但是长方解石的地方那岩石却显得非常的硬,而且因为它不形成岩层,所以要将方解石大块完整地取下来极为困难。
我站在一个斜斜的陡坡面上,准备敲开一块己被岩炮略为炸开裂隙的石头,以便于我固定位置更好的取方解石。但是因为我在用铁钎撬石头时用力过猛过急,铁钎突然间滑脱了,因为贯性作用,我的右手食指第一骨节处重重地撞击在尖石上,顿时我手指上的一块皮被刮掉了,只见手指上白了一块,然后鲜血慢慢鼓了出来,继而顺着手指滴流下来。我疼痛难忍,又无药可采。于是只有用我自己的口水向满是鲜血的伤口猛喷几口以尽量防止感染,但是鲜血却仍然止不住地流。此时我所处的位置正在高而易滑的岩壁上,我不能激动,也不能松劲,要不然,掉下去就可能没命了!
我忍着疼痛,小心翼翼地离开危险的岩壁,然后就近找到了一根嫩草尖,掐下来,放在嘴里嚼烂,取下敷在伤口上。这样处理之后,血流基本被止住了。
当我背着并不沉重的包离开二级公路回家时,己经快天黑了,我远远地看见夜幕下城市的路灯己经一排排地亮起来了,唉,一日又己终了啊!
每当我从外面寻石回家,我的四岁的儿子,总要高兴地喊道:爸爸回来啦!......爸爸,你找到石头了吗?
----儿子啊,爸爸没找到好石头,爸爸受伤了......
注:我是个爱哭的无能的男人,每次看完自己的这些文字,我都会泪如雨下,不能自己,我曾因此遭到石友的批评,但我本性己如此了,由他去罢!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0] 收藏[0] 喜欢[0] 标签:

绝对时空的其他灵感日志

随机推荐

文章评论